服务项目

QQ在线

友情链接

我拒绝那些所谓的“关心”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01-09 16:55   29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

  我闺蜜大表姐35岁,单身未婚。个子167,体重102,十分标准的身材。



  她最近爱穿带流苏的牛仔短裤,宽松连体裤和背带裙。



  然而她一帮已婚已育的大学同学在群里指点她:“你要改变一下

  我闺蜜大表姐35岁,单身未婚。个子167,体重102,十分标准的身材。

  她最近爱穿带流苏的牛仔短裤,宽松连体裤和背带裙。

  然而她一帮已婚已育的大学同学在群里指点她:“你要改变一下穿衣风格,不要再穿这种奇装异服!”

  大表姐很诧异:“我觉得我穿衣服很正常啊!”

  结果A说:“你看,你就是听不进推荐,从来都太有主意了。”

  B说:“你得适当扮一下小女人,太能干太聪明,会给男人们压力。”

  C说:“关心你才这么讲,换了别人我们才不会吭声呢!”

  大表姐很无语,只好潜水匿走。


  从我写文章起,大表姐作为一个真实存在的人物,出镜率至今排行第一。

  她真心是一个十分优秀的女子,情商智商,见识阅历完全在线,既具备亲和力又不乏个性,不会把天聊死,跟她做朋友随时能被正能量感染。

  大表姐这个绰号是另外两个和她一齐工作过的闺蜜最先喊出来。

  她们说:“以前遇上麻烦事,大家都会慌乱,但大表姐一出马,所有人的心就定下来了。”

  她已修炼出一种轻描淡写间化危机于无形的潜力。

  大表姐说:“我只有谈恋爱时不够清醒,但那也是真实的我,我不会刻意去伪装,去迎合任何男人。”

  她人生每一步都是自我做主,她能处理好工作中一切棘手之事,也能把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,逍遥又充实。

  开店赚钱,种花养喵,健身旅行一点不耽误。

  如今客源滚滚,花美猫肥,身材一点没走形,去年玩遍新疆今年买遍首尔,又在计划下一个目的地。

  她从不觉得暂时性的无人爱无人陪无人诉衷肠是落魄失败。

  她相信,命里有时终须有,随缘随心,耐得住寂寞,才等得来感情。

  所以,这个众人眼中的“圣斗士”,根本不在意所有公开和私密的议论,更不屑那些充满怜悯和“关心”的推荐。


  小萌则截然相反。她永远听话,永远顺从。

  大学毕业时,听爸妈的话,和深爱的男朋友分手,回了老家。又服从安排,一年后考了市直机关的公务员。

  分手时,她哭得肝肠寸断;考公务员时,她内心极度排斥。

  她妈妈说,女孩子嘛,工作就该稳定而体面,为家里争气;日子就该免漂泊免波折,让家里放心。

  于是,她努力的去完成一项又一项指令,即使非她所愿。

  她第一天上班穿了件长款白衬衫配小脚牛仔裤和平底鞋,系了根细腰带,长发扎成高马尾。

  我们都觉得这套行头很清爽,通勤感也满满的。

  结果,当天就被单位一个40多岁的大姐“善意”的提醒:“姑娘,你穿成这样,领导会觉得你不是来干工作的。”

  小萌弱弱地回:“不是说,不穿无袖和短裤就能够吗?”

  身着碎花短衬衫和黑色西裤的大姐当即把脸一板:“我是为你好噢,听不听随你。”

  小萌个子高皮肤白,以前走欧美街拍风路线,每张照片都像时尚模特。

  被提醒后,她迅速剪成了央视主播头,每一身衣服都照着单位的前辈们搭配,不再思考看起来会不会老10岁。


  半年后,她认识了别单位一个无编制的男孩,男孩对她也很有好感,两人开始交往。情人节时,男孩抱着玫瑰等她下班。

  被一个大姐看到两人牵手离去,第二天单位的女人们就炸开了锅,轮番上阵,把小萌审了个遍。

  A说:“想清楚哦,你是正儿八经的公务员,他就相当于临时工!”

  B说:“他一个外地人,家里干什么的都不清楚,搞不好结婚还要你家倒贴!”

  C说:“找对象绝不能找条件次于你的,这都是我们过来人的经验之谈!”

  这些话,或多或少给小萌留下些影响,于是她对男朋友,渐渐生出了嫌弃之意。男孩也敏感地察觉到她的变化,主动提出了分手。

  半年后,男孩离开原单位,去省城开了家规模颇大的建材公司,出任总经理。

  小萌这时候才明白,男孩的亲大伯是省委领导,爸妈都是省城做开发的富豪,他下放来这单位,但是锻炼一番,了解一下行业的官方规则。

  这时候,单位的女人们又凑上来叽叽喳喳,纷纷怂恿小萌把男孩追回来,说什么,当初就觉得这小伙子气质不凡;此刻这年代,女追男也不丢人……

  当然,回头找男孩是不可能了,她还有这点仅存的自尊和理智。


  在各种复杂情绪纠缠之下,她听从单位某大姐的安排,相亲了一个同为公务员的男人。

  新结识的一帮年龄相仿的公务员朋友都说:“你们好配啊,太适宜了,必须会幸福的!”

  “他出了名的靠谱老实,我们看人不会错的!”

  “你要好好把握哦,据说他很抢手的!”

  尽管她对他始终没有心动的感觉;他对她,也一向淡淡的。

  但是,她觉得朋友不会骗自我。


  于是,她和他,很快恋爱,很快结婚,很快有了孩子。

  女儿出生后,婆婆来帮忙带,婆媳小矛盾不断,男人总是向着妈。

  而且每一天出去应酬喝酒到深夜,动不动就把熟睡的全家吵醒。

  小萌说他几句,他有次借醉意还动了手,酒醒了道歉,道歉后依然如故。

  他总说是工作需要,是陪领导,可三年了,也没有任何被提拔的迹象。

  日子倒过得是一地烽烟。

  小萌想离婚,她妈妈坚决不准:“又没有嫖和偷这种原则性问题,哪对夫妻不拌嘴呢?你纯属没事找事!离了就别认我这个妈!”

  小萌再次妥协,反反复复的纠结到此刻。

  偶尔聚会,她张嘴不是骂老公就是骂婆婆,要不就责怪自我家人阻拦她追求自由,更多时候,是声情并茂诉说自我单位里那些鸡鸣狗盗。

  她再不复当年抱着吉他唱民谣时的灵气袭人,从内到外都被无尽怨气包围。

  实在令我们唏嘘不已。


  其实我们每个人,一生都逃不掉形形色色的被“关心”。

  有时甚至无法分辨,这一次次的“关心”背后,是不是埋藏的陷阱。

  在心理学上,这种“诱导式”的关心叫做投射。

  有个别人十分执着于此,他/她投射时,抱着强烈的愿望,渴望对方务必以他/她所期盼的方式回应。

  既听不进你真实的想法,也拒绝真正了解你。

  看似在意你,其实在意的只是他/她投射到你身上的幻象,而你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存在,他\她通常视而不见。

  比这些“关心”更可怕的,却是我们自发产生的从众心理。

  从众指个人受到外界人群行为的影响,而在自我的知觉、决定、认知上表现出贴合于公众舆论或多数人认可的行为方式。

  也许,最开始是口服心不服,到中间经历一段无所谓的麻木,最后变成口服心也服。

  有一句著名的话——“生活就像强奸,当你不能反抗时,只有去享受。”

  很像最悲哀的心理疾病——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解释。


  近年来,我最不忍看到无数朝气蓬勃的男孩女孩,来势汹汹地涌入体制。那是最容易泯灭初心的沼泽地。

  那里的环境,会将从众效应的影响发散到最大化,以摧枯拉朽之势,将白纸浸满墨水、棱角磨成圆石、风雅蜕变庸俗、独特融于平凡。

  能够把所有的肮脏不堪变成理所当然,撕碎所有纯洁的理想。

  那里的每一个过来人,最擅长给出“关心你”的推荐。

  不排除一些的确出于好心,可另一些则纯粹是诱导者借施加于他人的指点欲,来满足自我的优越感。

  若没有坚定的心境,独立的思考和自身强大的决定力,便会如小萌一般,迷失于这些所谓的“关心”,一步步沉沦于消极。

  穿一件件不喜欢的衣服。

  喝一杯杯不愿下肚的酒。

  对一张张厌恶的脸持续微笑。

  重复一次次毫无创造性的机械工作。

  最后很可能选取不爱的人,凑合着怨怼一生。

  多么悲哀而无奈。


  避开噬人的环境,拒绝所有无营养的“关心”吧!

  即使身不由己,无法逃离,也请记得,你心底真实的灵魂,永远在等你。

  永远别放下和它交心,守住最本真的自我。

  永远对这世界,持续纯真的善意和暖意。

  永远相信真正的感情不会始终扑朔迷离。

  一如《达摩流浪者》结尾:“永远年轻,永远热泪盈眶。”